随想 #19——快活

不知道为什么。好像,妈妈暂时离开之后,竟有一种快活。


只是心理上的。即使不在她身边做作业似乎都是一种快活。


是那种“范进中举”式的快活。快把我逼疯的一种快活。


理智告诉我不该这么去做。去“快活”。只是理智罢了。理智告诉我的东西就一定要服从吗?


或者我应该服从我的直觉?


但确实也不知道快活个什么劲。就是快活。又觉得这似乎是不对的。是不好的。是令人厌恶的、唾弃的,像是嗟来之食那样。


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考虑这些。


这算是什么“恋母情结”吗?不、我不要、我不要啊!


我曾真正快活过吗?


这就是斯德哥尔摩吗?


如果这样就可以了的话。这样就足够了吧。


又被打败了呢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