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想 #9——顾虑

我个人觉得我并不是一个太纯粹的人。常常犹犹豫豫。其实我希望我能是一个直接的人。面对面直接了当的沟通。这样多好。


我不太喜欢中国这种文化。人人说话说一半,不仅累而且容易误解。为什么不直接说呢?不能直接表达自己也是一种能力缺陷吧。


人和人之间的心思差别还是挺大的吧。(参见随想 #5,仅个人观点)举一个简单的例子

就一句话
“我怀疑他会吃掉那个东西。”

可以有以下几种解释:
(a) 他会不会吃掉那个东西?
(b) 是不是他会吃掉那个东西?
(c) 他是不是会吃掉而不是扔掉、烧掉或是做别的?
(d) 他吃的是不是那个东西?

我就想反问一句:凭什么很多人都认为人说一样的呢?难道有胳膊有腿有脚有手就能推得人的其他一切都是一样的吗?如果如此的话,那凭什么要给人分三六九等?随机抽样就不好吗?或者来个“乌托邦”?荒谬至极!


人还是要真诚一点吧。其实我更宁愿直说。被指着鼻子骂那种也未尝不可。比憋到无法收拾强得多不是吗。有问题及时解决然后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好吗?背着人设过日子很累的啊。


只是我遇到的人中间不是每一个都是这样的吧。也许跟我的原生家庭也有关系。或者小学的时候接受的一些教育(回想起来其实……这宣扬的都是不太好的东西吧)有关系吧。(例如受害者有罪论云云,虽说这是挺常见的一个“三观不正”的话吧)嗯。也罢。


所以有时候也会很害怕。怕自己说出来的话有失公允。想要尽量少说话。想少说话。或者说,“不说不错”吧。


后来我发现不是。大概是“不说全错”。和题目一样的吧。空着什么分都拿不了的吧。


“能够成为一个只靠程序来自动运行的存在”。

我这样许下了愿望,

哪怕我明明知道,

这种事没有一个能够实现,

那天 在电梯里的我,

被回忆折磨得几近崩溃 只能一直傻傻地站着,

电梯无数次升起降落,

而我却并没能走出去,

一直 看着远处的摩天轮,

和你四目相对就正是在那个时候哦。

——プラスティック・メモリーズ(可塑性记忆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